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藏經菩提 > 戒律莊嚴

談在家戒二三事

時間:2009-03-11 16:35:05  來源:戒幢佛學教育網  作者:惠空法師 點擊:

  談到戒律,有關比丘戒中止持、作持及羯磨,及戒體之相關理論,本文暫不予論述,因為這些問題,須逐事另作專書來探討,會較為深入。今此一篇幅,也非論及修行解脱之大道理,而是就居士學佛過程中,有關生活中切身之問題。學佛的居士當然都希望遵循佛法的道路,從佛法的相信因果,走上善法之路;而“戒律”正是人天福報的根源,所以在向上走時,勢必面臨到戒律的一些問題。因此,今且就剛入門的居士們所面臨的戒律問題來作探討。 

一、不食肉戒

  居士們在學佛的過程中,首先面臨的問題就是“三皈五戒”。但部分居士們一開始要皈依佛們之時,却先被告知要吃素,不可殺生吃肉。這當中有我們必須思考的問題。
  在這時代裡,可以說家家户户無餐不肉,無菜不肉,有人甚至無肉就無法咽飯。因此,在皈入佛門之始要求素食,馬上面臨個人生活中最大享受的棄除,這是一個很重大的習慣改變舉動。不吃肉,除了面臨個人生命深處享受習慣的重大改變之外,家中的人必須是三餐同桌的,因此他還必須面對家人。如果今天他是一個年輕人,面對的可能是父母、兄弟姐妹、朋友,如果是身為人之父母者,則必須要為子女作飯,或與朋友應酬,他要如何去面對這麼多人的疑難呢?當他面臨信仰與親人朋友的抉擇時,内心的煎熬是多麼的巨大與艱難!這樣的情況並非一、二次就不再出現,而是天天必須面對好幾次。
  在這生命狀況之下,很多學佛者就因而退怯,因為在還没有面對真理之前,他們没有辦法把生命中最大的享受給予割舍,受不起生命中最大的安樂的消失──一種親人朋友的認同感,因此他們對佛門有了畏惧,雖然他可能深信佛法的真實,却寧可選擇停留在佛門外向裡面看,而不願意跨進佛門,因為他不願意割捨掉親朋的認同,深怕自己無法與親朋好友結合在一起。當然也有一部份的人選舉了真理,割捨掉自己口腹之欲,承擔了親朋好友異樣的眼光,而跨入佛們堅定地走下去,可是這畢竟是經過了很多的奮鬥,辛苦走來的小部分成功者而已。但是在過程,有多少是失敗的呢?這是不易估算的。
  今天我們要思考的是,“不食肉戒”其實並非初接觸佛門之人所必須馬上受持的戒律,不但授五戒的優婆塞(夷)不須立即接受這樣的戒法,連出家的沙彌、沙彌尼、比丘、比丘尼,在佛陀的戒律裡也不是絕對不允許吃肉的。“不食肉戒”其實是從梁武帝之後,中國大乘佛教所發展的一種特色。而從梁武帝乃至隋、宋、明、清的中國佛教極盛乃至普及,主要是在皇帝及大臣等皆信奉佛教的背景下,加上老百姓亦無每餐皆肉,故不食肉戒之推行自有其順水推舟之善緣的社會背景。我們可以了解,屬于南傳佛教的如緬甸、泰國的比丘,及西藏的比丘都可以吃肉的。所以對於“不食肉戒”,個人認為在進入廿一世紀弘揚佛法之時,必須要審視浙個時代之社會結構,而對這
一條戒律加以層次之劃分。
  在中國大乘佛教裡,出家人本身固然是必須要堅持“不食肉戒”,而且絕對不可動搖,因為在授三壇大戒比丘(尼)裡,就有這一條戒律,而且這是中國大乘佛教根本精神的象征。可是,個人認為在學佛居士當中,我们可以有層次的開導持“不食肉戒”,而非規勸所有居士都不可吃肉,也就是當他們受持三皈五戒之後,仍然可以食肉。當然,個人必須先聲明,並非鼓勵信眾食肉,而是有層次性的教導居士們在不同時代環境中,可選擇自己能够持“不食肉戒”的實踐時間。因此,“不食肉戒”非是居士們一開始學佛的第一站,而是在經過一段時間熏習,願意接受較高層次的戒法,如授五戒、菩薩戒之時,可以選擇不食肉,而非在未皈依之前就不得食肉。
  所以,我們可以分成幾個層次,即(1)接觸佛教之始。(2)願意皈依之時。(3)授五戒。(4)授菩薩戒。個人認為居士們可以選擇在第三個層次時,甚至第四個層次授菩薩戒時實踐“不食肉戒”,為什麼呢?因為就居士的立場而言,學佛是長久性的,甚至多生多劫,重點不在於他們不殺生、不吃肉,而是在於他們是否具有正信、正見。因為“不食肉戒”可能迫使居士们在未具正信、正見之前即因而退怯,進而失掉了學佛的善根因緣。所以若依于建立正信、正見的居士立場,讓他們先接受佛法的思想,待學佛一段時間,接受了佛法的正信及正見之後,能够坦然面對佛法、生命的真象時,選擇食不食肉,對一個已經成為正信三寶弟子的居士們而言,已經不是問題了,更長遠的志量是種下了多生多劫的正聞熏種。因此,我們在弘揚佛法時,應該要先避開“不食肉”的這一層障礙,要以“正信、正見”,而非以“不食肉戒”來引導學佛居士。這是筆者對“不食肉戒”的看法。

二、五戒之殺戒及不邪淫戒

  筆者在大陸時,曾經遇過這樣的狀況:一位三十七、八歲受過五戒的居士告訴我,她將來想要出家,但是因為受到大陸一胎化政策的限制,因而曾經墮過胎,問我是否可以出家?聽了之後,我的內心感到非常難過,也以我所知道的戒律情形告訴她:“好像不能出家!”當時,她的表情顯得非常痛苦,而我也没有辦法說什麼!
  在台灣,同樣有居士問我:“師父!我已受了五戒,假如我跟男朋友發生了性關係,我還可不可以出家?”我當時聽了,也是很難過,只能安慰她“在家學佛也可以的!”這是我個人親身碰到的例子,相信没有讓我碰到,或不敢說出來的人在這個時代裡是相當多的。
  去过大陆的人都了解,大陆推行一胎化是非常彻底的,在极少僻远农村里,夫妻最多可以拥有二个小孩,可是即使可以有两个小孩,很多妇女也都因政策限制而堕过胎,更何况是都市的妇女更甚!而台湾,即使是生了三、四胎,很多妇女同样也有堕胎的情形。
  我们回过头来看,在今天因为堕胎的普遍性,或者不愿意扶养子女的观念,或优生学的心态等等不愿生小孩的心结及外在因素,妇女在种种形势之下,被迫堕胎的例子到处可见,这是一种血淋淋的现实状况。尤以现代社会关系混乱,男女关系复杂,婚前性行为的情况,从社会男女到高中生、国中生年龄层不断往下发生,这并非代表他们不知道这种情形是不对,而是关系到他们在情欲的摧破之下,把持不住自己,这是一种人性很现实的问题,就像人要吃饭、天要下雨一样,挡也挡不住,所以,要现代的年青人能够洁身自好,不发生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可以说是愈来愈不容易之事,我们不能说很多人没有道德,但是这种情形在现在这个社会里却是相当普遍,以至于很多人想要守五戒就变得非常困难了。
  这当中分别有两个层次:第一、受了五戒,能不能守得住五戒?受了五戒,却不能守五戒,何不甘脆不要受戒?这里并非鼓励人破戒或不要受戒、守戒,而是今天受戒的目的,主要在于约束我们的身心道德,是一种自约;如果我们没有办法抵抗欲求,只是多了一层破戒罪而已。第二、很多年轻人授戒的目的,是为了要增强自己的道心,增长对法的追求,他们的本性都非常纯善具有善根,甚至想在将来能够出家,但却因为破戒而造成将来出家的障碍,将来出家无法得到比丘、比丘尼的戒体;纵使将来糊里糊涂地出家,也会面临无法修成证果;甚至将来知道了,而在内心懊悔,痛苦一辈子。这是非常令人难过的一件事情,可是相信是很多人根本不了解,当他们高高兴兴授五戒,却不知道已经掉入了一个将来无法出家受具的障碍里。
  所以个人认为,台湾及大陆很多道场,在轰轰烈烈地办了传戒法以后,法会的风光、服务台供养金打斋收入的背后,是否负责任的教导了这些戒子戒律的观念;尤其是对一些年轻想要出家的男女戒子,是否告诫他们在授戒之后,可能会面临那些戒律严峻的挑战?是否负起了教授师的这份责任?今天所要告诉戒子的,不仅是戒条本身,更是面临持戒环境的严峻,而且是面临将来要出家障碍的问题,甚至帮助他们反省在内心深处对于授戒的这一份认知,它不是一时兴起或是冲冲动动的,或是赶热闹跟随著大家盲目地一起授戒的。
  本文目的不是阻止居士授戒,而是要提醒教内的出家众,或是一些想要真心修行的善男信女,要认清人类走在这个时代,人性所面临环境的严峻,我们大家一起来正视授持五戒所面临的问题之严重性,并清楚的认识它。今日所探讨的不是要不要授戒的问题,而是有没有去正视对于人性深处能够严禁到何种程度?所以我们有这个责任把它提出来,让将来可能想要出家的男女居士能够认识其发展及其存在的严重性,这是我们提出这个问题的心意。


三、短期出家之“沙弥尼戒”

  五、六年前起,短期出家在台湾非常风行,成为弘法共修的一种特殊方式。一般短期出家都是授沙弥戒、沙弥尼戒,当戒子高高兴兴地剃了头、授了戒之后,事实上也已经掉入了一个修学困难里。对男众而言,比较没有这样的问题,但是女众则面临了一个痛苦的问题。
  依据佛制,女众只能出家一次,所以,当女众授了沙弥尼戒之后,代表著她这一生出此一次家,不可能再有出家因缘。当她短期出家,过了七天或者过了一个月、三个月,因为还有家庭、事业,她必然要舍戒,舍戒回家之后,她也就没有资格再出家了。因此,我们会说“短期出家”实际上就是让女众不能再出家的一个“陷阱”,因为她们一生只能出家一次。可是,很多的道场并没有让戒子认识到这一层面,也可以说,很多的道场事实上已经让很多的女众在将来无法再出家,纵使她们出家了也无法得戒,甚至造成很大的障碍而无法修行。
  笔著相信,很多道场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但是,是否具正知地将这一个问题让在家弟子,或者想要授持短期出家的戒子认识到,并且端正他们的心态呢?笔者认为这是我们大家的责任,必须把佛法中真实的问题给予提出来,不要冠上一个“短期出家”的美名,而让很多人阻碍在这个地方。我们宁可让女众过一个在家居士修道的生活,授持八关斋戒,而不要授沙弥尼戒,以受持八关斋戒体验出家修行的生活,来取代短期出家的方式,笔者认为这是一个道场或僧众在对于信众修行负责任的一种教育。
  所以我们要举办的是“短期修道会”,而不能冠上“短期出家”这样的名誉,而且必须要告诉所有来道场的女众,为什么她们不能授沙弥尼戒,而只能授八关斋戒的理由,因为这是佛陀的戒律;同时也告诉她们出家只被允许一次,让大家能够以无比珍惜的心情来看待这样的机缘。这是笔者以恳切严肃的心情认为,必须让教内的僧众,乃至于在家信众能够很真实的认识到这一个现象。
  以上所提出来有关“不食肉戒”、五戒之“不杀戒、不邪淫戒”及短期出家之“沙弥尼戒”几个戒律的问题,在台湾佛教界,可能有人认为是小事情,但是这在笔者认为却是大事,因为这悠关到许多人之法身慧命、能否修行证果的问题,甚至将来是否往人间善道或往下堕落的重要关键。就是因为它非常平淡、普遍性、生活性,可是却关系到法身慧命修行严峻的问题,才觉得它更加地重要。笔者在此特别提出,希望有心的出家众及在家弟子能够重视这几条戒在佛门弘化过程中所带来的影响,也是笔者对于在家信众表达戒律的一些观察,不合律义处尚祈教界长老先进指正。

來頂一下
近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推薦資訊
居林佛恩功德會緣起
居林佛恩功德會緣起
詩布朗再也佛教會緣起
詩布朗再也佛教會緣起
普陀精舍
普陀精舍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