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佛教史略 > 南傳佛教

第二章 素可泰王朝的佛教

時間:2009-08-15 19:37:25  來源:中國佛教圖書網  作者:淨海法師 點擊:
第二章 素可泰王朝的佛教
  (公元1257∼1436年)
  第一節 素可泰初期的佛教
  早期的泰國歷史,可以稱為信史的,是從公元1257年泰族建立的素可泰(中國史籍稱速古台)王朝開始,尤其是在泰族發明文字(約公元1282年)以後。在這之前,都是吉蔑族人、孟族人的勢力統治立腳點泰境的版圖。
  1238年,泰族中崛起一位領袖坤邦克藍社(Kun Bang Klang Tao),號召泰族人與境內的吉蔑族人戰爭,結果戰勝奪得了素可泰城,而建立泰國歷史上第一個獨立政權,這就是素可泰王朝。
  坤邦克藍社於1257年正式登位為王,改號室利因陀羅提耶(Sri Intaratiya),繼續開拓疆土。1253年,元朝忽必烈派兵遠征雲南,征服大理,促使住在中國境內的泰族人(普通稱擺夷)大規模南遷,與原先遷入泰境的泰族人會合,這也增強了素可泰王朝的勢力。
  初期建立的素可泰王國,國土尚很狹小,除素可泰城外,僅占領有彭世洛,其他的廣袤土地,還在吉蔑人統治中。素可泰王朝初期佛教信仰的情形,是上座部佛教和大乘佛教兼有弘揚,即吉蔑人統治的地區,多數信仰大乘佛教(可能是密宗)。在泰北的昌萊、清邁、南邦等地,因先受緬甸蒲甘佛教的影響,信仰蒲甘傳入的上座部佛救,而泰南六刊,佛教則則從斯裡蘭卡傳入。此斯裡蘭卡佛教,先傳入緬甸南部孟族,然後再傳入泰南六坤。本來六坤人民,原先也是信仰蒲甘上座部佛教,但從斯裡蘭卡僧團來到以後,人民就轉變信仰斯裡蘭卡上座部佛教了。(Phrapatana Trinaronk:《泰國佛教的發展情形》(泰文),第37-38頁。)
  泰族未立國前及建立素可泰王朝初期,境內各民族除已先信仰佛教外,一般人民也信鬼神,吉蔑族人有部分兼信婆羅門教。後來斯裡蘭卡佛教傳入興盛起來,大乘佛教及蒲甘佛教就漸形衰亡,但人民信鬼神的潛意識仍存在,直至現在也一關。不過那時泰人信鬼神,與現在泰人信鬼神有深淺程度的不同。那時泰人信有大威神力的鬼神,能主宰人的禍福,能保護國家和人民。人們必須對鬼神敬畏有加。在素可泰發現一碑文記載說:“祭奉鬼神,國家平巡,享祚久遠……不祭奉鬼神,鬼神不作保護,國家有災難。”(同上,第39頁。)不過信仰鬼神,是人類各民族極為普遍的原始信仰,它隨時代環境及文化等影響,而不斷地改變。
  素可泰第三位君王坤藍甘享(公元1277∼1317),在泰國歷史上是一位雄才大略的英主,為室利因陀羅提耶第三子,少年時助父戰爭,即負有英名,展露了他卓越的軍政才能。中國《元史》稱他為“敢木丁”。當他即位後,使大事開拓疆土,兼並了許多鄰近邦國,一躍而成為湄公河域的強大國家。國土北至現在老撾的琅勃拉邦,東達湄公河,南至馬為半島六坤,西收孟(吉蔑)族在自己勢力範圍內。在這之前,先後交替影響於東南亞的三大強國,不是早已滅亡,就是趨於衰微。如強盛的緬甸蒲甘王朝已覆滅,國內紛爭不息,與泰族同系的撣人,縱橫於下緬甸。至坤藍甘亨時,緬甸境內的坦沙裡、土瓦、馬塔班,都臣服於泰國;孟吉蔑人在泰境內的勢力,完全被趕回柬埔寨境內;過去爪哇喧嚇一時的室利佛逝也已崩潰,勢力退出東南亞大陸。而且從此,吉蔑人和室利佛逝的大乘佛教,在泰境內也很快衰亡下去。(陳明德:《泰國佛教史》第11節,淨海譯,見《海潮音》46卷,五月至八月號。)
  坤藍甘亨除了武功,亦注重內政修明和外交關系,積極振興文化教育,努力提倡佛教,柬埔寨吉蔑人的藝術,緬甸人的傳統法律,也分別輸入泰國。他與西北部的蘭那和拍堯兩個泰族邦國,保持友好合作的關系。他與中國元朝通好,聘請五百名華籍陶工至素可泰,在王城附近設窯燒制瓷呂,開創了馳名的宋加洛陶器業。他還與印度及斯裡蘭卡通好,輸入印度文化及斯裡蘭卡佛教。
  坤監甘亨最大的貢獻,乃是創立泰文。在他即位以前,泰國境內本來通行吉蔑文,約在公元1283年,他召集全國學者,研究文字的改革和創造,把原有的孟吉蔑文,轉化成為適於書寫的泰族語文,國王也親自參與其事。以孟吉蔑文等為藍本,酌量減去筆畫繁多而彎曲的,去除重疊字母改為一個,及創立四聲讀音;後來再稍加改革,成為今日的泰文。公元1285年素可泰立有一碑文說:“昔無文字,大歷一二0五年末,坤藍甘亨王決心創立泰文。”(1.《泰國佛教的發展情形》(泰文)第119-122頁。2.Prince Dhaninivat:A History of Buddhism in Siam,第6頁。)大歷(印度及東南亞古歷法之一)1205年,即公元1283年。甘亨豎立的石碑,繼續敘述當時素可泰人民信仰佛教的情形說:“……素可泰人,常布施,常持戒,常供養;素可泰王坤藍甘亨,及一切大臣、人民,不論男女,都信仰佛教。安居期間每人持戒;出安居後一月中,舉行功德衣供養。”
  至於對佛教的發揚,坤藍甘亨特別提倡斯裡蘭卡佛教。原因是當他征服泰南六坤後,那裡已有斯裡蘭卡佛教,很多六坤的比丘往斯裡蘭卡求學,在斯裡蘭卡僧團重新受戒,然後回到自己的本國,發展僧團。由於他們經常聽聞斯裡蘭卡僧團戒德莊嚴,精研三藏,優於其他各派僧團,所以特別尊重敬仰,邀請六坤的斯裡蘭卡僧團至素可泰弘揚佛教。斯裡蘭卡僧團抵達素可泰後,國王建寺供養他們,因為斯裡蘭卡僧團的比丘們,歡喜住在山林靜處,適於修行佛道,所以國王就在城外建了阿蘭若等供養。在一塊碑文上贊揚斯裡蘭卡僧團說:“……在素可泰城西,坤藍甘亨造阿蘭若寺(今石橋寺),供養一位有智能深通三藏的僧王,他自六刊迎來,德學優於此城僧眾。”國王每半月之黑分和白分(卻相當我國農歷之月半及月末),都慣常前往阿蘭若寺,聽僧說法和受持齋戒,或與僧人討論佛法及法務。(1.《泰國碑文集》,引用之碑文約立於1277年前後。2.A Historyof Buddhism in Siam,第5頁。)
  國王為了與斯裡蘭卡通好,派六坤的首長至斯裡蘭卡,而獲得斯國贈送著名的“獅子金佛像”(Buddha Saha),現為泰國珍貴佛像之一供養於曼谷立博物館佛殿中。
  斯裡蘭卡上座部佛教僧團在泰國得到發揚後,巴利三藏及注釋書,也是最完備的。在此之前,孟族人的上座部佛教,雖然非常發達,但不一定有純粹完整的巴利文三藏。有引起已遺失,或摻雜了大乘佛教及婆羅門教經典在內。
  另一碑文記載說:“此素可泰城,有佛寺、金佛像、立佛像(九米);有大佛像、中型佛像;有大佛寺,中型佛寺;有僧眾,有上座,有長老……”
  從泰南六坤斯裡蘭卡系的僧團至素可泰成立後,孟族人舊有上座部佛教及大乘佛教,逐漸滅亡。這時素可泰、蘭那、柬埔寨、孟族的僧人,至斯國僧團受戒和求學的日漸增多,回國後,使斯裡蘭卡系僧團產生很多有密切關系的派系。有時禮請斯裡蘭卡僧人,到自己的區域為戒和尚。總之,在公元十二、三世紀,緬甸、泰國、柬埔寨、孟族、老撾等,已完全信仰斯裡蘭卡系的上座部佛教,而大乘佛教漸趨隱沒和滅亡。(陳明德:《泰國佛教史》第11節。)
  坤藍甘亨在位四十三年,勵精圖治,是素可泰王朝最隆盛的時代。他對佛教虔誠護法,提倡斯裡蘭卡系的佛教,發揚光大,對後世影響深遠,在泰國歷史上被尊稱為“偉大的帝王”。
  第二節  素可泰佛教的發展
  雄才大略的坤藍甘亨王,於1317年去世後,繁榮昌盛的素可泰王朝,國勢便日漸衰微。各附屬邦地份紛叛變,繼位的太子羅泰(公元1317∼1347),昏庸無能,沉湎於酒。他登位不久,下緬甸馬塔班方面,首先宣布脫離附庸關系,並舉兵南下,奪回土瓦及坦沙裡;羅泰至1330年才出兵征計馬塔班,卻反為所敗。不久,琅勃拉邦、永珍、六坤等藩屬,也乘機宣布獨立。與此同時,素可泰南方有另一股泰族勢力,即烏通(Uthong)太守,正在日漸強大,不斷向外伸展,很快就占領六坤、叻武裡等地,連緬甸的土瓦和坦沙裡也在控制之下。到1344年,由於鳥通發生瘟疫,死者甚眾,遂於1350年遷都至阿瑜陀(Ayodhya),從此素可泰已成偏安之局。
  素可泰第五代立泰王(公元1354∼1376年)時,因南方大城日益強大,素可泰王朝的領土,除了都城外,只保有宋加洛、彭世洛、甘烹碧、披集、那空沙旺等地。不過這位國王生性仁慈,厭惡殘酷的戰爭,鑒於國運已衰落,所以特意加強文治,改革政治,修建道路,浚通運河,開拓農業,提倡文教,勤政愛民。他特別熱心發揚佛教,在各地興建佛寺和佛塔,鑄造佛像,勸導鼓勵僧人研究經論。不久,國家呈現一片中興升平景像,受到國內人民忠心的擁護。但由於藩邦已強大,為形勢所迫,他也無法恢復過去的聲威。
  立泰王不但是賢明的政治家,也是偉大的學者及虔誠的佛教徒,精通佛學、哲學、天文等。他著有一部《三界論》(Tribhumi-Katha),引證多種經論、注釋書,及其他典籍,多達三十余部,及眾生因果善惡業而招感三界的苦樂,由天上、人間、下至三途之苦。這部《三界論》,已成為泰文古典文學名著。然而這部書直至公元1912年才在素可泰城荒煙蔓草中發現,其間埋沒了五百多年。國王以在宮中設立學術研究所,廣招學員,親自任教,講解佛學及天文學,改進歷法,使國內學術之風大盛。(1.Prince Dhaninivat:A History of Buddhism of Siam,第9-10頁。2.陳明德:《泰國佛教史》第11節。)
  立泰王登位後,曾延請斯裡蘭卡高僧至素可泰弘揚佛教,整理並改革佛教。1362年,特別禮請斯裡蘭卡的僧伽領袖。為自己的傳戒和尚,在芒果林寺(Ambavanarama)舍身出家,過了一段出家修行的生活。這是泰國歷史上第一位在位的君王在佛教中出家。此舉對人民起了示範的作用,影響後來泰國男子,直至現在。他們在一生中至少一次短期出家,接受佛教道德的熏陶。(P.Trinaronk:《泰國佛教的發展情形》,第71頁。)
  立泰王在位後時,曾領導鑄造幾尊著名的在佛像,留存於後世,如現在供奉於彭世洛府大舍利寺(Wat Phrasri Ratnamahadhatu)的“清那叻銅佛”(Buddha Jinasraj),供奉在曼谷善見寺(Wat Sudassana)的大銅佛等。
  素可泰鑄造佛像的藝術,其淵源當然是受到先前墮羅缽底、吉蔑和孟人的影響,然後更吸收斯裡蘭卡造佛像的藝術。泰國造像藝術家,運用智能加以改良和創新,所鑄造的青銅佛像,與以前所造的佛像,在形式上有相當大的不同。素可泰鑄造的佛像,不論坐姿、行姿、臥姿,都形體優美及線和流暢,表現高尚超然的性質,且能把握靜止或動作的微妙,予以和諧的表達。例如佛陀成正覺像,顯出全然靜止的樣子,肌肉寬馳,面部沉靜,慈祥含笑,反映心境的安寧與滿足。又如行姿佛像,是泰國藝術家的特別創意,左足穩踏地上,右足輕輕抬起,左手平胸前半舉起,作說法或施無畏姿勢,右臂垂於身部,作自然擺動,態度高雅而富韻律,表現在游化的路途中瞬間停息的生動姿態,也富有寫實的風格。(瑪戈:《泰國藝術叢談》第31頁,37-38頁。)其他建築佛寺及佛塔的藝術,也有很高的成就。
  立泰王時,又將坤藍甘亨所創的泰文,加以改革簡化,更易於書寫,同時加上音調符號等,使人容易閱讀。
  前說立泰王生性仁慈,厭惡戰爭,但在公元1359年,為形勢所迫,不得已而遠征北部的卑利及難府,在戰爭中對俘虜不但不忍殺戮,而且禁止部下虐待他們。在幾次大城軍隊來攻素可泰的戰爭中,國王也是一樣對待俘虜。這在古代的帝王來說,實在是非常難得的。可以說,立泰王完全是受了佛教慈悲的感化,公元1833年,在素可泰舊城一批碑銘之中,有一段記載:“王之仁德,寬容大度,若海洋之納百川者然,博受施仁,是之謂也。王居恆愛民若赤子,常赦免囚犯,賜之以金,俾得贖罪,並遣之歸家。故王當政之日,國無奴隸,人民皆獲得自由,並樂其業。王之令譽,遂播揚於各國;各地之民,均樂其仁政而歸之,相安而處焉。”(馮汝陵:《泰國史話》第19-20頁。)
  斯裡蘭卡系的佛教僧團被迎至素可泰,獲得發揚後,信仰而出, 家的人日漸增多,因此需要建立僧團管理制度。佛住世時僧團本有律制,但後來佛教傳布的地方廣了,到達不同的地區和國家,就有所謂“隨方俗”的見解。為了適應各地不同的情形,律制也就有些伸縮性。在泰國僧團管理制度,特設有“僧爵”職掌僧團的事務。泰國取先有僧爵的,就是自素可泰王朝坤藍甘亨王時開始,而且僧爵是由國王加封。(P.Trinaronk:《泰國佛教的發展情形》,第73-75頁。)
  根據泰國古文記載,坤藍甘亨王於1292年從斯裡蘭卡請來三藏,以正統斯國佛教的國教,並由洛坤的上座部佛教高僧擔任素可泰僧王。(1.D.G.E.霍爾:《東南亞史》上冊,第222頁。2.賀聖達:《東南亞文化發展史》,第242頁。)
  丹隆親王在《僧伽史》中有一段記述:“泰國的僧爵,最早所見是素可泰王朝三世王坤藍甘亨的碑文約刻成於佛歷1836年(公元1292),其中記素可泰‘有僧王,有僧伽尊長,有大長老及上座。’僧王可能是最高的僧職,僧伽尊長是低於僧王以下的職位;至於碑文中的大長老及上座,可能是指依律制具有僧腊的盛德大長老或上座,不是國王加封的僧爵。”丹隆並認為,除素可泰城有一位僧王外,其他遠近各屬國藩邦,可能都有一位僧王,及其之下的多位僧伽尊長。並且當時斯裡蘭卡有“大僧領”(Mahasvamin),其副者為“僧領”(Svamin)。素可泰設“僧王”及“僧伽尊長”,名稱雖不同,而管理僧團職務可能是一樣的。(P.Trinaronk:《泰國佛教的發展情形》,第75-79頁。)
  又據泰國北方歷史記載,素可泰時僧團管理分左右二首:右首,封僧王一位,僧伽尊長三位;左首,只封僧伽尊長三位。這可能是在立泰王裡開始。亦有說,僧團分左右二首,起因可能由於派別不同。派別的不同,又分兩種說法:一是原有的舊僧團及新至的斯裡蘭卡系僧團;還有當時的僧團,分有聚落住者及阿蘭若住者。聚落住者以研讀經論及弘法為主,多數為舊派僧人;阿蘭若住者,離群而住以修禪觀為主,因上分為左右二首。(P.Trinaronk:《泰國佛教的發展情形》,第79-81頁。)
  立泰王去世後,素可泰王朝勢力就更形衰弱,至公元1378年,淪為大城王朝的附庸,後來的繼承者,殘延約六十年,到1436年,便被大城滅亡了。
  第三節 清邁時期的佛教
  在前面第一章第二節中,曾說公元世紀泰族人在泰境北方,首先建立一個蘭那王國。當泰族在湄南河流域逐出柬埔寨的勢力,建立素可泰王朝時,北方的泰族也逐出孟族的勢力於濱河流域。約在公元1281年,前八百大甸的後裔孟萊王,戰勝統治南奔的孟族王衣巴(Ye-Ba),摧毀孟族的勢力,於1296年,立清邁為新,中國史籍上稱後八百大甸。
  這時斯裡蘭卡系的佛教已在素可泰盛行,但清邁初期的佛教,是由南奔孟族人傳入。孟萊王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約在1307年,他在近清邁的南奔,建庫達寺(Wat Kukut),寺中建一磚砌方形佛塔,四周為圓形台基,塔體高尖,除塔基及塔頂,中間五層,每面置佛像十五尊,共計六十尊。此塔現仍保持完整,為泰國獨特風格的著名古塔。王又在清邁建清曼寺(Wat Chiengman)。(1.瑪戈:《泰國藝術叢談》,第24頁。2.泰國藝術廳編:《泰國藝術》,第141-142頁。)
  到1367年,哥那王(Kue-Na,公元1355∼1385)即位後,為了發揚佛教,派僧人往孟族的洛坤攀(Nakon Pan),即緬甸的摩爾門(Moulmein,亦譯毛淡棉),禮請斯裡蘭卡論師烏都盤摩訶沙瓦彌(Udumbanmahasvami)至清邁成立斯時蘭卡系僧團,論師派遣他的弟子阿難陀代替他前往。1369年,王又派使至素可泰城,禮請泰僧蘇摩那(Sumana)至清邁,協助建立斯裡蘭卡僧團。蘇摩那也是烏都盤的弟子。不久,國王獻出自己在清邁的花園,作弘揚佛教的寺院,這就是現在著名花園寺(Wat Suandok),自此斯裡蘭卡系的僧團,在清邁獲得進一步的發展。(陳明德:《泰國佛教史》第12節。)
  公元十四世紀中期,清邁僧人多位往斯裡蘭卡留學,學成後返國弘法。至1441年,虔誠佛教的三界王繼位後,廣造佛寺及鑄造佛像,因此佛教文化和建築藝術得到時一步的發展,約在1455年,開始建築著名的大菩提寺,仿效印度菩提伽耶佛塔建造,因有大小七塔,所以通稱七塔寺,構造非常莊嚴優美。1477年國王護法,由法授(Dhammadinna)長老領導高僧約一百位,在大菩提寺舉行三藏結集,經一年而成,這 泰國歷史上第一次三藏結集。(陳明德:《泰國佛教史》第12節。)自此清邁研究佛法盛行,高僧學者輩出,能用巴利文著作及注釋經論,如智稱(Nanakitti)著《阿毗達磨述記》(Abhidhamma yojana)、《根本迦旃延(文法)述記》(Mlakaccayanayojana)、《戒律述記》(Vinayayojana)等。在三界王之後(公元1487)不久,妙吉祥(Sirimangala)著《吉祥燈論》(Mangalattha kipani)、《毗輸安多羅本生燈論》(Vessan-tara jataka dipani)、《鐵圍山燈論》(Cakkava la dipani)、《法數疏》(Sankhyapakasak tika),1495∼1525年,寶智著《勝者時鬘論》(Jinakala malini)。(1.同上。2.Prince Dhaninivat:A History of Buddhism in Siam,第13-14頁。)
  公元十六世紀中期,清邁被緬甸占據。此後緬甸與泰國常交替統治清邁。
來頂一下
近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推薦資訊
詩布朗再也佛教會緣起
詩布朗再也佛教會緣起
普陀精舍
普陀精舍
相關文章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