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普陀文集 > 祥雲文集 > 懺願室文集之沉思集

沉思六十九則

時間:2009-07-08 23:05:22  來源:  作者: 點擊:

(1)『立得主見』不是『固執成見』。『作得主宰』不是『剛愎自用』。『容嫌納諫』不是『優柔寡斷』。──此中分際,『失之毫釐,差以千里』。惟明智之士始能把握得對!
(2)忠忠實實作人,勤勤懇懇作事。心腸要熱烈,頭腦要冷靜。律已要謹嚴,待人要寬容。
(3)欲息是非,必先息辯。愈辯是非愈多,不辯九而無事。
  『辯』所以別是非嚴邪正也,故君子亦不能無『辯』。
  ──然則:『辯』乎?『不辯』乎?惟明哲之士,能辯其所當辯,不辯其所不當辯。
(4)但行自己良心事,莫管它人論短長。
  寧做失敗的君子,不做勝利的小人。
(5)有『知人之明』已難,『自知之明』更難!
(6)能知已過者乃大智,能愛怨仇者乃大仁,能斷慾燄者乃大勇,能容異已者乃大量。
(7)作『領袖』不可苛求人之長短;因為一般人都是凡夫,凡夫難免沒有缺點。所以總得耐得心煩,循循善導。使不好的分子漸漸好起來,使好的分子更加好起來。
(8)有等出家人,今天住在這堣ㄤ峈A;明天搬到那堣S不如意。東奔西走,總覺得沒有個『安身立命』之處。
  佛云:『三界無安,猶如火宅』。既在『五濁惡世』,那堥S有煩惱?若能退一步想,但有衣食養身,有時間容你辦道,也就得『隨遇而安』,得過且過!
(9)儒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蓬生麻中,不扶自直』。可見環境影響人的力量,是相當強烈的。──故吾人『交必擇友,居必擇鄰』。修行必須投靠好的道場,親近一些好的師友。
(10)有名氣者,未必真有德學。有德學者,未必會有名氣。──只為有些盲目讚嘆的人,蒙蔽了許多『尋師訪友』者的眼目!
  呂新吾云:『只一個俗念頭,作錯了一生人。只一雙俗眼目,認錯了一生人』。勸諸君:切莫『感情用事』,胡吹亂捧。
(11)呻吟語云:『待有餘而後濟人,必無濟人之日。待得暇貳後讀書,終無讀書之時』。──忙堶n能讀書,才是好漢。苦中還去助人,才是菩薩。
(12)時間即是金錢。技藝即是財產。工作即是出路。勞力即是資本。
(13)慷慨不可流於侈放。儉約不可流於吝嗇。莊重不可形成高傲。坦率不可遷於輕狂。
(14)容得它人之短,始能領眾。識得自家之過,方可進道。
(15)要以客觀的頭腦,去瞭解一個人物。要從局外的立場,來分析一件事情。
(16)亂世可以辨忠奸。患難可以知朋友。危急可以斷膽識。利害可以見操守。
(17)要學菩薩,必須吃得虧讓得人;不揀善惡,一視至親。一點『自私』之心,最足障道;若不根除,休談修省!
(18)修道的人們所寫出的文章:有的是從『學識』與『功夫』兩者相互凝成的作品。有者則只是憑著『學識』(知解)所發揮的『義理』。
(19)『戒律』一辭,應該是涵括著『戒行』與『威儀』兩重意義的。
  『戒律』是約束『身口意』三者的軌範,『威儀』是『行止語默』間所表現的姿態。我們不能僅憑著一個人的『姿態』,去判斷其『持戒』的程度如何。欲知其功夫的深淺,尤須從其人之『心地』之是否光明,是否慈厚中驗之。
  『心地』是根本,『戒律』是株幹,『威儀』是枝葉。
  要能在『三毒』『五欲』之前,把持得住,不為動搖;那才是『持戒』真切的人,若僅知檢點『威儀』矜持『小節』,那便是『捨本逐末』,無足取矣。
  總而言之:第一等『持戒』的榮銜,是應該歸奉於:『律』『儀』兼顧,而又『心地』慈明的人士。
(20)『居安思危』可以防非止惡。『居安思危』可以奮鬥圖強。『居安思危』可以臨危應變。『居安思危』可以久享泰和。
(21)『養疵成痔』,必貽恨於來日。『防微杜漸』,可制患於機先。
(22)『真如』即是『真理』,『真理』即是『真常』,『真常』即是『體性』,『體性』即是『法性』,『法性』即是『佛性』,『佛性』即是『自性』,『自性』即是『一本』,『一本』散為『萬殊』,『萬殊』歸於『一本』,『一本』即是『真如』。
(23)佛教是『知行合』的宗教。佛教是『智德並重』的宗教。佛教是『心物合一』的宗教。
  佛教是『宗教』加『哲學』的宗教。
  從『有』的教義來說:佛教是『肯定一切』的宗教。從『空』的教義來說:佛教是『否定一切』的宗教。從『中道』的教義來說:佛教是『即有即空,非有非空………』的宗教。最後到達『空假中三,圓融無礙』的境界。
  佛教更是『真、善、美』三者同時融匯在一起的宗教。『真、善、美』三者融匯以後的最高化境,便是進入了『聖』的階段。
(24)『學識』豐富,只能成為一位學者。『技藝』精湛,只能成為一員名匠。──除了『學識、技藝』之外,必須更具備相當的『品德』和『機智』,才能夠成為一個完美優越的幹才!
(25)『精而不博』是『專才』,『博而不精』是『通才』。『專才』有『專才』之用,『通才』有『通才』之用。『身有之技之長,可以雲遊天下』。
  古云:『天生我材必有用』。一個人必須能夠很明智地去尋求適於自己的工作。
  一個人可高估了自己,也不可低估了自己。必須有『自知之明』,還得有『知人之明』。
(26)才起一個念頭,便要提醒自己:這個念頭是否悖謬道德?才要開口說話,便要提醒自己;這句說話是否違背理性?
(27)在情緒惡劣時,若還能以和悅的詞色對人,那才有少分功夫!
(28)要做一個原諒別人的人,不可做出需要別人原諒的事。
(29)如果做了虧心的事,縱還有些聲譽,也會心有內咎,精神痛苦。如果未做虧心的事,縱竟受些誣陷,也會神安夢穩,怡然自得。
(30)為君子而困鈍,心中常有餘樂。為小人而富貴,心中常有餘咎。
(31)寧蹈湯火而為義士,不擁富貴而作小人。
(32)耀古騰今的事業,無如聖道。頂天立地的人格,惟有佛陀。
(33)最難斷者,情慾。最難容者,怨家。做難伏者,瞋怒。最難忍者,痛癢。最難除者,習氣。最難立者,德行。最難消者,業力。最難保者,人身。最難遇者,佛法。最難成者,佛道。
(34)為人要有幾分渾厚的氣魄,才能培養福德。涉世要有幾分孤高的性情,才會脫落俗鄙。──但:『孤高』不是『冷峻』,『渾厚』不是『庸愚』。
(35)要離苦,須修『戒定慧』。怕輪迴,常息『貪瞋痴』。
(36)『頓悟本來,摸著自性』,那不過是開了『道眼』。在『事』上還得累劫薰修,才有到達終極目標的希望。──所以說:『大事未明,如喪考妣。大事已明,更喪考妣』。又云:『理雖頓悟,事須漸修』。
(37)在『喜、怒、哀、懼、愛、惡、欲』等不正常的情緒中,最好不去做任何的決策。在心情平靜理智清明的時候,慮事才比較能夠深遠而正確。
  一般人大都隨著『喜怒哀樂………』而動其心,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惟有大修行人,才能夠調伏情緒的波動,乃至變化氣質!
(38)於已順施惠的人,其品節雖屬小人之流,也感覺他是位君子。於已違情逆意的人,其品節雖有君子之(39)風,也看他像個小人。──平凡的人們多未免有此『感情用事』之『蔽』!
福報成熟,縱是白痴庸種,也會一帆風順。因緣惡劣,即使英雄好漢,也將村步難行。
  有云:『運去黃金失色,時來頑鐵生輝』。嗚呼!『福報』一事,又豈可不加修積乎?
(40)為一已享用修福德,是凡夫的意向。為惠濟眾生而修福德,是菩薩的發心。
(41)眾生的『八識田』中所含藏的『吉凶禍福善惡賢愚………』等等業種,真是千奇百怪林林總總極端繁雜。故眼前富貴者,來日也許貧困者,來世也許榮華。在天堂者也許轉入地獄。在畜生者也許轉進人群。──是以吾人不可恃才傲物,不可仗勢凌人。
  須知:縱集『南閻浮提』所有富貴人家之享受,也不及『四王天』(最低層的天道)一個天人的福報。試想我們的『電光石火』般的壽命,蠅頭般的幸福,真是何等可憐?
(42)在這個大時代裡,想要創造偉大的事業,不但需要具有『組織』的天才,還得具備『領導』的能力。
  一個優越的領袖,他必然會『禮賢下士』;而又能聚天下英才,運用於股掌之上。但那些朋平凡的領導人物,則只能駕御一些庸才,或是一些奴才而已!
(43)處事以誠,必得人心。使乖弄巧,終歸敗露。縱能蒙蔽到底,亦必虧損福德也。
(44)社會上流行一句話──『萬惡的金錢』!
  嚴正推敲,這句話真是毫無道理。按『金錢』是一種不能思維,不能言語,不能動作的物件。它是任憑人們所擺佈所使用的東西。它不過是『物物交換』之間的『代替品,媒介物』而已。在它的本身上,原是沒有甚麼『善、惡』的。世人使用金錢造孽作惡,其罪過乃在使用金錢之人的身上;金錢紙幣會有甚麼責任呢?
  假如有人能用金錢去利人濟物,拯救苦難,則金錢豈不是變成了『萬善的金錢』了嗎?
  世人處心積慮去爭逐金錢,乃為生活所迫,或因物慾薰心。人有思想,人能作為。故世間一切善惡,全屬人之所造,『金錢』何能負其功過乎?!
(45)古今來踏實無為的行人,越是功夫深善行多,越是韜光晦影,不願把自己的德行彰揚出去。在他的心理上,可能是覺得自己還不夠好,自己還不如人。惟有這等務實存誠真實虛心之士,才會受致更高的真實行果。
  諺云:『有麝自來香,不用當風揚』。儒云:『實至而名歸』。孔子更說:『不患人之不已知,患不知人也』。吾人當三復斯言!
(46)勿以七分的學德,博取十分的榮譽。
  應以十分的才幹,擔負七分的任務。
  要用十分的準備,教授番分的課程。
  雖受三分的恩惠,也報十分的德澤。
(47)不必尋思別人對不起我的事。要常反省:我有否對不起別人的地方?
  『寧教天下負我,我絕不負天下人』。這是大菩薩的精神。──修道的人,應該經常把這兩句掛在心上!
(48)君子若不得勢,其道乃不能行。英雄若不遇時,其才乃不見用。
(49)『菩薩畏因,眾生畏果』,君子想到遠處,小人只顧眼前。
  要爭取永琲漲迄N,莫貪圖眼前的虛榮。
  不可意氣用事,去爭取一時的優勢。應該擴展心胸,來完成萬世的人格。
(50)要珍惜一已的福報,佈施給苦難的眾生。
(51)在習於『趨炎附勢』的群眾之前,我寧肯孤獨。
  在可以『巧取欺奪』的利譽之間,我寧甘寂寞。
(52)不以違背道義的手段求取福利。不以喪失人格的方法逃避艱險。
(53)所付出的血汗愈多,所奠定的基業愈固。所下的功夫愈深,所收的效果愈大。
(54)不以一時的挫敗,喪失前進的意志。
  『不以成敗論英雄』,不以榮辱測人格。
(55)作品裡要有真切的情操,讀書們才會同感而共鳴。
  讀書們的同感與共鳴,必須用作者的汗和淚,才能換取得到。
  高明的讀者,從高明的作品中培養而出。
  沒有高明的讀者,則高明的作品的高明,將永被埋沒。
(56)解救別人的苦難,不望別人報恩。他若反以仇害相待,我仍不可激起怨恨的心情。──『難行能行,難忍能忍』。是學菩薩的必由之道!
(57)功夫較淺的人,遇事吃些虧受些害,心裡總會覺得難過。然而事後想想,胸中自有無限的快活處。──因為在利害上受些委曲,在『道』上便得些受用。
(58)學道一事,也可以說是:發揚吾人的『真』的智慧,『善』的行為,『美』的情操!
  『真、善、美』的最高昇華,最高化境,便是『聖』的完成!
(59)『功德』與『福德』的意義,應有分野。──『功德』是從『戒定慧』的力行中來。『福德』則是獲自『佈施』與『慈濟』之中。待至較高階段,二者始匯合而為一。
(60)瞞得凡人眼目,裝出一幅『道貌』,博取群眾的崇敬與擁戴。──這樣做法,不但消耗『福德』;且極容易著魔。此乃智者所不敢為,仁者所不忍為者也,故吾人縱有九分的修持,也不可偽裝的道行。我們一定要做到;慎獨存誠,表裡一致,明暗無欺!
(61)應替別人作辯護,莫為自己爭長短。
(62)陰柔的小人,貌似渾厚的君子。陽剛的君子,疑似狂妄的小人。──沒有真知灼見,往’往不識好歹!
(63)人,不患『無能』;最怕是『愈而好自用』。『無能』的人:不能成事,亦不能壞事。『愚而好自用』的人,往往要害了自己,還會牽累別人。
(64)事事要考慮:『在道義上,相當不相當』?時時要注意:『在利害上,可以不可以』?
  遇到『道義』與『利害』無法兼顧之時,我們寧肯不管一已的『利害』,也要保全『道義』的完整!──這也是學佛的基礎之一!
(65)佛法的真實受用,須自真實的『解行』中求之。所謂『解行』云者,也就是『知行』的功夫。
  而『知』者在『理』,『行』者屬『事』。故『知行合一』之說,便是『理事雙修』之義。
  復次:『理』者,啟『智』。『事』者,運『德』。故『理事雙修』,亦即『智德兼備』也。
  又者:『智』者『智慧』。『德』者『福德』。故『智德雙修』,也就是『福慧雙修』。待到達『福慧雙足』的境地,便是所謂『兩足尊』的『世尊』『佛陀』了。
  租綜上以觀:則可知『解行並進,知行合一,理事雙修,福慧雙修』,無非一事而已。
  但『知行』二者,尤以『力行』為緊要。孫中山先生曾說:『………能知必能行,不知亦能行。人類文明的原始動力,便是從行裡得來………』。(節譯)
  王明陽先生更說:『真如必能力行,不行不能真如』。他又說:『知之真切篤實處即是行,行之明覺精察處即是知。知行功夫,本不可離。只為後世學者,失做兩截用功,失卻知行本體。故有合一並進之說。………』。他這一段話,說得尤中肯綮!
  吾人學佛修道,既不可只務研究而不實踐;也不該一意孤行不究教理。若能既知且行,著著向上,始可有速成穩就之望也。
(66)一般人所說的『造化』,就是佛學裡的『業力』的意思。
  『業力』對於我們的一生命運,雖然能夠發生很大的控制力量;但我們卻不該畏懼頹傷,一任『業力』的束縛擺佈。我們必須抖擻精神,堅定信心,去求取掙脫向上的辦法。
  『業力』是由我人的身心造作而成,當然也可由我人的身心重加改造。只要我們肯努力,肯不斷的努力,去做與已定的『業力』相反的一切,則終有一天會把原先的『業力』粉碎,而使『命運』改觀。縱然就是所謂『定業』,只要『果報』還未到臨,也不難以消除的。但那是需要最精誠最強大的道心,才能成辦!
  佛陀常說:『………若造某種罪惡,當墮阿鼻地獄。千佛出世,不通懺悔』。但佛陀又常說:『若持某種經咒,修持某種法門,則無量劫來,所有五逆十惡一切罪障,悉得消滅』。──從這裡體會,我們可以知道:一切『業力』,都可加以轉變。只要我們對於佛法信得真切,做得真切;則一切問題,都可如願解決。
  但是我們更該知道:懺悔重罪,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事懺』千辛萬苦,耐九談何容易?『理懺』意境甚高,凡庸頗難辦到。所以凡我有情,未造之罪,切不可造。已造之罪,應勤懺悔。當念苦海茫茫,出頭不易也!
(67)有些學佛的人,動不動就說:『不要起分別心』。考察他們的想法,有許多是『誤會』了的。
  按『分別心』,就是『思考、思索、思維』的意思。也就是『探求、研究、推尋、體會、領味………』等等求知的意思。──這是『聞、思、慧』三慧裡的『思慧』的初步運用。也是求取『開悟』的基本功夫。
  六道凡夫,本來是迷迷糊糊的。好容易接觸了佛法,若再不分別是非、善惡、邪正、好歹;再不追究人生真理,將來如何得救?如何解脫呢?就是對於『佛法』,我們也得用心『分別』,才能瞭解少許。
  佛法裡所說的『無分別智』,那乃是得了『道果』以後才能證得的『如如智』。我們今天還是『博地凡夫』,若是逼開始就去『不分別』,豈不是等於『不用惱筋』,而變得更為糊塗了嗎?
  老實說:我們今天所需要下功夫,正是那些『分別心』的合理運用。我們的『分別心』用得愈深,則所見的真理愈高。我們的『分別心』用得愈精,則所見的真理愈明。否則,我們便不會有進步。待到達能夠『不用心自用心』的階段,那才可以『放心』。所謂:『恰恰用心時,恰恰無心用』,那才是『無功用道』的境地。到那裡我們才可以說:『不要起分別心』。
(68)『聲勢、榮譽』:由道行和功業所感致者,是真實的。謀慮和宣傳所取得者,是虛假的。君子不希求虛假的聲譽;對真實的聲譽,也無所動於中。只有那些愚昧的小人,才處心積慮於得失榮辱之間!
(69)修道的人,不可希求『神通』。因為不證聖果,『神通』總歸『幻法』。若要『業力』逼來,『神通』也濟不得事。故吾人必須修到諸漏永盡,才能了脫生死,待進入性覺圓明究竟解脫之道,則所有妙用自會一齊湧現出來。

資料來源:原載民國51年第二卷第三期慈明月刊及懺願室文集
     原載民國52年第二卷第九期慈明月刊及懺願室文集
     原載民國51年第七卷第一期中國佛教月刊及懺願室文集
     原載民國52年第七卷第六期中國佛教月刊及懺願室文集

來頂一下
近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推薦資訊
居林佛恩功德會緣起
居林佛恩功德會緣起
詩布朗再也佛教會緣起
詩布朗再也佛教會緣起
普陀精舍
普陀精舍
相關文章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